男尊女卑的日本社會

想必多數人都曾聽過「住美國房子,找英國管家,娶日本老婆,雇中國廚子」,這是一條依據各國特色編造的段子,其中娶日本老婆體現的是日本女子賢惠持家的印象。或者在影劇中看過日本老公出門上班,老婆送到門口道別。老公下班到家,老婆準備好室內拖鞋,接過公事包,服侍更衣的場景。更早時期的日本女性地位低下已經不言而明,到了2020年的現代社會具體情況又是如何呢?

男女家務分擔比例

只找到最近的2016年統計資料,一天時間中男性的包含育兒在內的家務時間是1小時23分,與其他主要國家比較,日本是瑞典的41.3%,與第2低的法國比較也只有1半左右。而日本女性的家務時間長達7小時34分是男性的5.47倍,這並不是因為日本專職家庭主婦居多的結果。2019年夫婦雙職工的家庭戶數已經是專職主婦家庭的2倍多。

↑各國夫妻的家務育兒時間比較/總務省
↑專職主婦家庭與雙職工家庭戶數比較/厚生勞動省

職場高管比例

日本女性進入職場的人數逐年增加,但是能當上管理職位的比例依然很低,2017年只有13.2%的女性主管,更不用說升任主管所要花費的時間比男性長,薪資也比男性低。

↑各國女性就業者及女性管理者比例/厚生勞動省

公司對待男女員工的差別待遇,這些可能不是普遍現象,但是確實還存在現在的日本社會。

  • 女員工要比男員工提早到公司,因為要幫上司或男同事準備茶水。
  • 公司聚餐,女員工要主動積極幫忙倒酒,幫忙夾菜配菜。
  • 開會前預約會議室,影印資料等雜事也要女員工處理,即便是同等職位。
  • 男女同事結婚通常是將女同事調離到其他部門,或是以離職處理。
  • 女員工不得戴眼鏡,但男性可以。大部分有此規定的通常是服務業性質的工作,例如餐飲業的理由是抬眼鏡的動作不衛生;百貨公司之類的櫃檯工作人員,理由是影響觀瞻;穿和服的工作被禁止戴眼鏡的比例最多,例如神社的巫女,日本料理店,旅館。

政治人物女性比例

2018年資料,日本在193國中排165名;單獨比較G7國家則是倒數第一。話說2003年6月小泉內閣時代提出「20年30%」目標,指的是到2020年達成女性指導者佔比30%,指導者包括國會議員,民間企業的管理職。今年已經是2020年才達到1/3看來是完成不了。

↑2018年世界各國會女性議員人數比例排名/列國議會同盟

醫科大學的入學歧視

2018年7月「東京醫科大學」爆發走後門錄取事件,大學的監督管理者「文部科學省」(等同教育部)的局長級官員受賄關說大學。大學方面對女考生及重考生進行平白無故的扣分,調整特定考生分數使其合格錄取。事件爆發後「厚生勞動省」對日本全國設置有醫學系的81所大學進行調查,發佈10所大學涉有重嫌,其中4所大學不公平對待女考生。

全球性別差距報告

2006年首次發佈全球性別差距報告,日本的排名一直是慘不忍睹,到了最近一期的GGI(2020)全球153國排名121名;上一期是全球149國排名110名。

↑全球性別差距報告/內閣府整理製作

男尊女卑的日本社會是否有轉變的一天,取決於女性意識是否抬頭,只是以現狀來看並不樂觀。日語”寿退社(kotobukitaisya)“雖然使用的機會越來越少,但是不少女性還是希望能以這樣的方式離職。這句日語應該是在日本景氣好的年代出現,指女員工因為結婚而離職,這種離職方式可是會令親朋好友羨慕。因為代表女方找到了長期飯票,可以不用再外出工作。現今使用的頻率減低只不過是日本經濟長期不景氣,即使結婚也不得不繼續工作。依據周邊實例觀察得知日本女性嚮往成為專職家庭主婦的潛在願望可沒有減少很多。

2020/08/19 posted.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