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對於面向日本海的新潟縣,還是鵝毛大雪翻飛的酷寒季節。
午後某時,本地一家公司的辦公樓內的電話發出叮鈴叮鈴的鈴聲,年紀最小的女職員在鈴聲三響之前,趕忙拿起話筒,機械般地快速報出自家公司名號,接下來等待對方出聲說明來意。一開始只聽到寒風吹嘯的聲音,等了片刻才傳來奇特腔調口音說他想見社長,並說現在人正在車站。女職員連忙去廠里找社長,社長正在觀看技師調整生產線上的機器,聽到稟報後,不知覺低聲念叨,哎……真的來了,前幾次都沒回信給他,沒想到直接找到這裡,而且都已經到了車站。今天雪又下這麼大,罷了,叫司機去車站請他過來吧。

日本車站大雪示意圖/Photo by Kiên Đoàn on Pixabay

一個多小時後,會客室中坐著兩個人,槇社長與來客。客人一開口就直奔主題說道:「社長,拜託你,請你教我們怎麼製作米菓。」社長一臉為難的不知怎麼回答。這小子看起來只有20來歲,也不知道他是幹什麼的,開口就想要我們的技術,憑什麼!?思考片刻說道:「你先說說,怎麼知道我們的米菓。」客人說:「啊!對不起,我太冒昧了。」接著說:「我姓蔡,家裡是開水產罐頭工廠。我每年都會到日本採購水產品,然後運到台灣製作成食品罐頭。只是近年來,生意越來越差,一直在思考其他出路。前一陣子吃到貴公司生產的米菓,我就有直覺台灣人肯定會喜歡。」接著老實說出:「我曾經帶了一些米菓回去,讓廠里的人想辦法試做,可是不管怎麼試就是做不出跟貴公司同樣的口感跟味道。」

社長聽到這裡,心裡的OS,我們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試過多少方法,豈是你們這些外行人輕易模仿就能學去。社長也是實誠的人,開口說:「我們也是通過多年實驗,不斷改善配方,調整機器製程,才有現今的成果。不可能教你們,你可以回去了。」蔡桑是個不輕易屈服的年輕小夥子,馬上說出請社長提出條件,我們絕對會想辦法滿足你的要求。社長心想,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以為只要學會製作方法就行,豈不知我們在幾年前曾經在泰國失敗過。當時就以為只要教會當地員工米菓的製作技術,就算口感不如日本本地生產,也不會相差太多。誰知道,當地氣候跟日本不一樣,一開始幫他們設定好機器,第一次量產之後覺得還行,我們就將技術人員撤回來。誰知過沒多久,當地員工居然不認真按照我們的指導,進行運轉生產,連維護清潔也草草了事。甚至將原料都偷偷換成更便宜的貨源,這樣的產品推出後,消費者吃過一次不好吃,下次就不會再買我們的產品。沒賺錢之餘還打壞我們的名聲,這樣得不償失的事情豈能再答應。

社長最終還是狠心地拒絕蔡桑的提議,客氣的請他回去。蔡桑不死心,試圖繼續說服社長,但是社長絲毫不為所動。新潟的冬日天黑的早,眼看窗外漸暗。蔡桑最後說道:「社長,今日天色已晚,我先在附近找家旅社住下,明日再來拜訪。」社長驚訝道:「你沒預定旅社就跑來找我!你要知道我們這裡是鄉下地方,住宿不好找阿。」蔡桑不在乎的說:「沒事,我這人到哪都能睡,實在找不到,睡車站也行。」溫和敦厚的槇社長不忍他一個外地人恐怕會露宿車站,說:「我派人幫你安排住宿地點吧。明日天氣轉好的話你就可以回去。」

隔日一早,天空中虛弱的太陽難得露臉出來,灑下淡淡的溫熱。蔡桑直視慘白的太陽,雙手哆嗦著振奮起精神,今天一定要說服社長,不達目的絕不回去。再次趕到槇社長公司試圖說服他。社長看到他出現,雙眼瞇了瞇,頭皮不自禁發麻,真是煩人的傢伙,不過暗地裡也佩服這個年輕人有毅力不輕言放棄。其實槇社長多少也預料到這樣的情況,昨夜也思考過如何讓他知難而退。因此他也不等對方開口,直接說出:「這樣吧,我提出一些條件,你們能答應的話,或許可以考慮看看。」蔡桑眼看有一絲絲機會,連忙請社長快說。社長當即說出以下條件。

  • 要讓米菓好吃必須完全遵照我們的方法進行,不可以隨意變更製作流程。
  • 購買我們指定的日本製生產機器設備。
  • 構建生產線開始我們會派2名技術人員在你們的地方永久長駐。
  • 採購原料的權限必須由我們掌握。
  • 很重要的一點,在你們那裡生產出來的米菓不可以賣回日本。

槇社長本以為這樣嚴苛的條件,這個年輕人可能會考慮再三,至少要回公司討論後才能回答。沒料到,蔡桑連想都沒想,直接回覆:「我全部答應!」這樣的回答反倒嚇了社長一跳,急忙問他,你有聽懂我講的日語嗎?!此時只見蔡桑露出腼腆的笑容說:「其實我沒有完全聽懂,不過我相信社長不會故意騙我這樣的年輕人。而且你們也會派人過來指導,肯定是真心想做好海外市場。」社長聽後不禁有些佩服這個小夥子的膽量,這樣的建廠方式,需要的資金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蔡桑回台後,雖然他是少東身份,也不能完全做主,跟公司裡的股東們爭論許久,最終大家勉強同意給他放手一搏。只是萬一失敗的話,從此別想接掌家族企業。也因為前期投入資金龐大,原本答應給日方的權利金,已經無力支付。此時當然是由蔡桑再度出馬跟槇社長談判。他誠實地告訴社長,我們現在資金吃緊,能否改用讓日方入乾股方式代替權利金。槇社長雖然是社長,也不能一口答應,暫時應承會召開董事會議討論。會議上幾乎所有的董事都反對這樣的提案,這種遠在海外的不知名小公司,就算股份白送給我們,誰知道股票會不會變成壁紙,還是實際收到錢最好。只有社長因為見識過蔡桑的魄力,莫名地信任他的為人,獨排眾議答應台方的請求,收下5%乾股。當時在場的眾人,無人知曉這個決定會在將來為他們帶來天大的好處。

工廠順利建成,技術轉移也順遂,很快產品上市後沒幾年功夫,席捲整個台灣市場。時至今日無論男女老少,幾乎都曾經嘗過其產品的好滋味。電視廣告台詞也是人人耳熟能詳。之後於1990年代進入中國大陸市場,也同樣創下輝煌的業績。當年給與日方的股份依舊留存至今,配發的股利年年超越本業利潤的好幾倍。以去年2020年岩塚製菓的營收舉例,本業的純利潤為1億7千萬日元,收到的配發股利達到22億8千萬日元,大約是本業利潤的13倍多。舉個極端的例子,即使岩塚的本業年年都不賺錢,僅僅依靠股利收入都能養活所有員工及股東。

知恩圖報的蔡桑更加難能可貴的是,老社長雖然已過世多年,在他每年忌日之時都能見到蔡桑率領一家大小前往祭拜。每每讓日方感念,居然有此幸運,能遇見如此有情有義的外國人,即使是本國人也沒多少人能做到如此地步。

蔡桑公司大廳擺放槇老社長的銅像

註【槇】日語唸法MAKI,中文讀法ㄉㄧㄢ或dian。

【本故事為真人真事改編,細節處如與事實有出入,純屬藝術加工。】

2021/02/28 posted.

最後修改日期: 2021-02-28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